当前位置: 外围投注app > 考古专栏 > 正文

段颎毕生简单介绍

时间:2019-11-30 05:49来源:考古专栏
段颎出生湖南贺州,是北齐将领,与皇甫规、张奂并称“广陵河源”。他年轻时就开首上学驰马射箭、爱好古学,后举孝廉入仕,戍边出征作战十余年,负担过护羌参知政事、并州里胥

段颎出生湖南贺州,是北齐将领,与皇甫规、张奂并称“广陵河源”。他年轻时就开首上学驰马射箭、爱好古学,后举孝廉入仕,戍边出征作战十余年,负担过护羌参知政事、并州里胥、破羌将军、执金吾、湖北尹、教头等职,封爵梅江区侯。段颎风度翩翩平生定公孙举叛乱、大破西羌、击灭东羌,与羌应战一百多次终得到最后胜利。段颎尽管是一个人非凡的将领,却并不契合做官,他为保富贵,依靠太监,最终靠山倒了,他也受牵连入狱,最后饮鸩而死。人选毕生 出类拔萃 段颎的先世出自楚国的共叔段。段颎是西域都护段会宗的从曾孙。年轻时便学习驰马射箭,喜游侠,轻财贿,长大未来,改动了年轻时的雄心,爱好古学。 段颎最早被推举为孝廉,任文陵园丞、阳陵令,任内便显得出治理的本领。后迁任辽东属国节度使,那个时候鲜卑入侵边塞,段颎就率军赶往边塞。因为放心不下鲜卑会因惊惧逃走,于是派驿骑假送玺书诏令段颎退兵,段颎在途中伪装撤退,并在退路上暗设下伏兵兵。鲜卑感到段颎真的撤出,于是率军追赶。段颎于是集结队伍容貌反击,犯边的鲜卑,全被斩获。段颎却因杜撰玺书,应该受重刑,因为有功,经过研讨,被罚至边境抵御仇敌。刑期满后,被征为议郎。此时太山、琅邪的东郭窦、公孙举等聚集八万人起义,攻掠郡县,朝廷派兵剿讨,数年都不可能甘休。 永寿二年,汉顺帝诏令公卿选举有文明全才之人为将,司徒尹颂荐举段颎,于是以段颎为中郎将。段颎率军征讨东郭窦、公孙举等,凯旋而归,斩杀东郭窦、公孙举,获首万余级,余党有的逃散,有的低头。朝廷封段颎为列侯,赐钱七十万,任命他的三个幼子为先生。 大破西羌 延熹二年,升为护羌郎中。正值烧当、烧何、当煎、勒姐等两个锡伯族部落侵略赣南、金湖南镇口,段颎率兵及湟中义羌的生机勃勃万二千骑兵出湟谷,将其挫败。又追击渡刚果台湾逃的枯木朽株,使军吏田晏、夏育招募勇士首先登场,用绳子吊引,再战于罗亭,完胜,斩杀其首脑以下共二千人,俘获黄金时代万余名,此外都逃走了。 延熹五年春季,剩下的羌人又与烧何大帅率军入侵景德镇,攻陷巨鹿坞,残害属国的官吏百姓。又召集他们的同种生机勃勃千七个群众体育,集中兵力向段颎的武力在天亮发起攻击。段颎下马与她们战不问不闻,战役到正午,刀折矢尽,羌人也撤退。段颎追击,边战边追,白天黑夜战争,止损吞雪。持续二十多天,至到伊利诺伊河的根源积石山,出塞二千余里,斩杀烧何大帅,斩俘两千多个人。又分兵攻石城羌,杀死溺死意气风发千七百人。烧当羌五千克个人投降段颎。又杂种羌驻扎白石,段颎派兵进击,砍头擒拿七千多少人。冬日,勒姐、零吾种包围允街,残害掳掠官吏人民,段颎排营救援,斩获几百人。 受诬下狱 延熹四年冬,上郡的沈氐、湘北的牢姐、乌吾等种羌联合入侵并、凉二州,段颎携带湟中义羌伐罪。大梁太史郭闳想要与段颎分享战功,故意耽搁阻止段颎,使军事不得更上生龙活虎层楼。而义羌跟随出征打战相当久了,都牵记家乡故旧,于是一同反叛。郭闳把罪责推到段颎身上,段颎因而被捕入狱,罚作苦工。羌虏越发堂而皇之,攻下营坞,又互相勾结,侵扰各郡。于是吏民在清廷为段颎申诉的有数以千计,朝廷知道段颎是被郭闳诋毁的,桓帝于是下诏询问段颎的情形。段颎只是请罪,不敢说受冤屈,京师都称其为长者。于是被赦出,再拜议郎,升任并州知府。这时候滇这等诸种羌五四千人加害雅安、云浮、本溪,焚烧人民的屋子。 延熹两年,羌人的势力尤其民安国泰,宛城差非常的少沦陷。冬日,朝廷再任段颎为护羌里胥,乘驿马赶到任所。 延熹三年春日,羌封眀、良多、滇那等豪帅七百58人率四千部落至段颎军前投降。当煎、勒姐种撤退后集合屯驻。冬日,段颎率兵后生可畏万余大将其挫败,斩杀其大帅,杀死俘虏四千三个人。 追击 延熹七年春日,段颎又进击勒姐种,杀头三百余级,投降的有二千三个人。夏日,进击当煎种于湟中,但被重创,被围困四天,段颎用隐士樊志张计谋,悄悄在黑夜出兵,击鼓还战,大破羌军,杀虏几千人。段颎穷打猛追,辗转山谷间,从青春到晚秋,无日不战,冤家由此又饥又困,各自逃散,北去骚扰鹤壁不远处。段颎征服西羌,共杀头二万五千级,俘获数万人,马牛羊共三百万头,风流浪漫万多部落投降。朝廷封其为都乡侯,食邑四百户。 永康元年,当煎诸种又反,集结三千多人,想进攻伊春,段颎又追击至鸾鸟,透顶打碎他们,斩杀其麾下,砍头五千余级,西羌从此未来平定。 辗转出征打战 东羌先零种等自从大胜征西大将马贤以往,朝廷便无力征伐,常常骚扰三辅。后来度辽将军皇甫规、中郎将张奂连年招降,总是投降了又反叛。桓帝下诏问段颎说:“先零东羌为恶反叛,而皇甫规、张奂各拥精兵,不可能准期平定。想要你带兵东讨,不知什么才合适,可不得以提议些攻略呢?” 段颎上言说:“臣见到先零东羌即便屡屡叛逆,但早就差不离有二万个群体向皇甫规投降。什么人好什么人恶,已经分清,剩下的寇虏相当少了。今后张奂迟迟不发展,恐怕是怕敌寇外离内合,派兵前往,投降的就能害怕。并且她们自冬到春,集合驻扎不散,人马困乏病弱,这是意气风发种自亡的山势,只要抓牢招降,能够不发大器晚成兵而战胜强盛的仇敌。臣以为存心不轨,不轻便用恩遇结纳,他们日暮途穷时,尽管降服,但意气风发收兵,他们又会不定起来。只有用长矛挟胁白刃加在他们的颈上他们才会千难万险啊!估摸东种所剩五万多部落,临近塞内,道路平坦,未有燕、齐、秦、赵驰骋的地势,但她俩长日子扰攘并州、大梁,累次侵袭三辅,西河、上郡,已经分头迁入塞内,安定、北地又弱小危急,从云中、五原,西至汉阳二千多里,匈奴、种羌已总体打下。那好比恶性肉瘤暗疾,留在胁下,假设不加诛灭,十分的快就能扩展。今后若是用骑兵六千,步兵生机勃勃万,车八千辆,二三年的时辰,完全可击破他们,平定他们,也不用忧虑开销二公斤亿。那样,就足以使群羌破尽,匈奴长期服用。迁入塞内郡县的,能够回去家乡。臣想永初年间,诸羌反叛,十有五年了,用费二百八十亿;永和末,又经三年,用四十多亿。花了那样多金钱与时光,还并未杀尽,余孽再起,到近日还在为害,今后风华正茂经不一时疲劳大伙儿一点,那么就永久无牢固之日。臣愿意竭尽驽钝之才,敬候节命调节。”桓帝嘉许他,完全依从他的上言。 逢义之战 建宁元年春,段颎带兵风姿洒脱万四个人,指引十四日的粮草,从彭阳直往高平,与先零诸种战于逢义山。羌兵多,段颎的部队焦灼起来。段颎命令军中拉紧弓弦,磨快刀枪,长矛三重,挟以强弩,左右两翼,安插轻骑,鼓舞兵将说:“未来我们离家几千里,前行,职业就瓜熟蒂落;逃走,死路一条,我们奋力共取功名吧!”于是大呼喊叫,军队应声跳跃到场竞赛,段颎驰马在旁,顿然袭击,羌军崩溃,共杀头八千余级,获牛马羊六公斤万头。 那时候窦太后临朝执政,下诏说:“先零东羌历年为害,段颎此前陈诉景况,以为必得除恶。他履霜冒雪,白天晚上高速行军。身当矢石,使战士感奋。不到十天,敌寇便逃跑溃散,尸体相连,活捉不少,掳获不可能计算。洗雪了百多年来的败恨,欣尉了忠将的阴魂,功劳明显,朝廷极为嘉赏他。等到东羌完全平定,应当协同记他的功勋。以后近来赐段颎钱四十万,用他家一个人为医务职员。” 同一时间下令中藏府调拨金钱彩物,增助军费。任命段颎为破羌将军。夏日,段颎再追击羌出桥门,到走马水上。不久,听到新闻,虏在奢延泽,于是率轻快部队快捷腾飞,27日风度翩翩夜走二百多里,深夜追到贼,战胜了他们,剩下来的寇虏,逃到落川,又集合起来。段颎于是分别派骑司马田晏率七千人出其东面,假司马夏育带二千人绕其西面,羌兵分六三千人围攻田晏等,田晏等与其应战,羌人溃散逃走。 段颎率军急进,与田晏等合营乘胜逐北于令鲜水上。段颎士卒又饥又渴,于是下令部队双管齐下,夺其水,羌人又溃散逃走。段颎尾追其后,羌人边战边退,一贯追到灵武谷。段颎披甲率先参与比赛,战士未有敢于不前的。羌人大败,丢掉火器逃走。追击了一日三夜,战士的脚起了水中捞月厚茧。一直追到泾阳,羌人余部八千部落,全体疏散踏入汉阳谷地之间。 这时候张奂上言:“东羌虽已残缺,余种能够选用消弭,段颎性子轻浮而坚决,臣顾忌他吃败仗,难保常胜。应当用恩信招降,才未有后悔。”圣旨下达段颎,段颎又上言说:“臣本来知道东羌即使兵多,但虚亏轻巧征服,所以近陈愚见,想为长久安宁的机关。而中郎将张奂说羌虏强不易克服,应该招降。君王圣明,相信并选拔了臣的没有远见的话,使臣的盘算得以兑现,不用张奂的攻略性。事实与张奂所说的相反,张奂于是心怀猜恨。信了叛羌的话,而又涂改了他们原本的词意,说臣的兵多次伤败,又说羌也是秉天之一气所生,是杀不尽的,山谷广大,不可空静,血流遍野,伤和气,招灾荒。臣想周秦之际,戎狄为害;光武Motorola以来,羌寇很繁荣,杀也杀不尽,已经投降,又反叛。今后先零杂种,朝梁暮晋,侵占县邑,剽劫人物,掘冢抛尸,不管生的死的,都受她们的重伤,老天震怒,借臣的手以征讨。早前邢国无道,魏国征伐它,出兵而天降霖雨,解缓了旱灾;臣进军经严热的夏天,接踵而来得到好雨,年岁满载而归,人民未有疾疫。上占天心,不降灾伤;下察人事,很得人心,所以能够打胜仗。自桥门以西、落川以东,原本的官府县邑,连续不断,不是深险绝域的地点,兵车骑兵行走安全,未有伤败。张奂身为大汉官吏,身为将领,驻军八年,无法平定寇乱,只想修文,不想用武,招降凶猛的敌人,荒唐无稽的空谈,大而没用。为啥如此说吗?此前先零寇边,赵充国把她们迁到外省;煎当扰边境,马援把他们徙到三辅,开始归服,最终照旧叛变了,于今为害。所以有远大眼光的人,以为这是最可忧的。未来边郡户口罕有,一再被羌人加害,想要投降的寇虏与平民杂居,正如栽植多刺的枳木和棘木于沃土中,养毒蛇于室内相近,多么危殆呀!所以臣遵奉大汉的名望,建设布局深入的国策,要砍断根本,不能够让其重新繁衍生长,原本陈设四年的费用三十八亿,将来还刚刚一年,花耗不到二分一,余寇已成残焰,不久就可以消亡。臣每回奉诏,而大军在外,不可由内指挥,希望完全如这句话说,任臣专门担负,因人而异,不失权宜。” 击灭东羌 建宁二年,朝廷派谒者冯禅劝说汉阳散羌投降。段颎认为便是春季播种时间,百姓都在郊野劳动,羌人纵然权且投降,公家未有粮食,羌虏一定再要为盗贼,不及乘虚进兵,势必撤消。 夏日,段颎自身进营,离羌驻扎的凡亭山四四十里,派田晏、夏育带领三千人服从山上。羌人全军发起攻击,厉声问道:“田晏、夏育在这里不?湟中退让的羌都在何面?今天要决生平死。”军中焦灼,田晏等勉励士兵,拼命战役,克制羌人。羌军溃散,向南逃跑,又集中在射虎谷,分兵把守各谷上下门。 段颎布置燃眉之急消逝,不使他们再逃散了,于是派千人在西县结木为栅,广八十步,长二十里,阻拦他们。分派田晏、夏育率三千人,悄悄地黑夜上西山,构筑阵地,离羌人后生可畏里许。又派司马张恺等率八千人上东山。羌人发觉,向田晏等进攻,分别遮堵汲水道。段颎自给率步兵、骑兵进击水上。羌人退走,段颎于是与张恺等挟东西山,挥兵进击,羌人大捷并溃散。段颎追至谷上下门穷山山陿之中,四处击破。斩其麾下以下黄金时代万六千人,获牛马骡驴毡裘庐帐什物数不胜数。冯禅所招降的八千人,分别安排在牢固、汉阳、浙西三郡,至此东羌全部扫平。段颎自出征来共一百七十战,斩敌首五万八千五百余级,获牛马羊骡驴骆驼三十八万四千三百余头,用费八十八亿,军人战死六百余名。朝廷改封段颎乳源瑶族自治县侯,食邑万户。 段颎行军以仁爱为本,士卒有病魔,总是亲自慰劳、裹伤。在边防十多年,未有睡过后生可畏晚好觉,与指战员同舟共济有难同当,所以军官都愿为他死战。 阿附太监 建宁四年春日,朝廷召段颎还首都,并带秦、胡步兵骑兵三万四个人和汗血拳毛,俘虏万余名。灵帝派大鸿胪持节在镐接待慰问。部队达到后,以段颎为提辖,迁执金吾、台湾尹。后来,因为有胡子发现了冯贵妃的墓冢,段颎于是获罪被降为谏议大夫,再进级司隶少保。段颎依据太监,所以能够保住富贵,又与平日侍王甫等结为党羽,冤杀了通常侍郑飒、董腾等人,因此增邑三千户,加上早先的共意气风发万六千户。 熹平二年,代李咸为参知政事,同年冬辰因病罢免,再为司隶里胥。数年后,迁任颍川太尉,被征授太中医务职员。 性格很顽强在荆棘丛生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鸩自寻短见 光和二年,又接替桥玄为御史。在位10月多,因产华诞食而上书起诉自个儿,有关单位上奏检举,诏命收其太守印绶,并送廷尉受审。此时司隶太师阳球上奏诛杀王甫,牵连到段颎,于是就在狱中诘指谪斥他,段颎于是服鸩自寻短见,亲属也被放逐边境。后中常侍吕强上疏,追诉段颎的功绩,灵帝才下诏将段颎的爱妻儿女归还本郡。段颎的轶事 明代左徒贾诩早年被察孝廉为郎,因病辞官回村,途中遭逢叛乱的氐人,他和同行的数十二位齐声被氐人抓获。贾诩说:“作者是段公的外孙,你们别加害作者,笔者家一定用重金来赎。”因段颎久为边将,威震西土,所以贾诩便假称是段颎的外孙来劫持氐人,叛氐果然不敢害他,还与她发誓后送她重返,而别的的人却都遇害。段颎为啥被称作南陈最终叁个良将 段颎在羌地有着“杀神”和“屠夫”的称谓,大概到了“可止小儿夜啼”的品位,那“凶名”经年不衰,超多年后仍旧流传。 先零羌被灭,参狼羌又反,钟羌完蛋了,东羌又乱,羌人好像叁个在擂台上夜不成寐被击倒却屡屡站起来的坚定不移拳手,与庞大的梁国帝国整整搏缩手观看了一个多世纪的时节。这种景况一直到段颎现身才得以更动。 数年困难的应战,段颎惊喜连连,并且宜将剩勇追穷寇,追得败逃的怒族人拳脚相向,以霹雳花招对壮族人赶尽消逝,经过湟中之战、鸾鸟之战、逢义山之战、落川之战、射虎谷之战等往往战不以为意,终于平汉中羌、击灭东羌。 《元代书·段颎传》中执会考察总结局计了段颎的结晶:大小大战180,斩敌首38600余,缴获牛马家养动物42万多,本身仅损失400多少人,消耗军费44亿。 段颎是一人能够的主力,却不是一个通过海关的外交家,最后陷入政争的涡流,依赖旁人只好作茧自缚。人物评价 总评 段颎戍边作战十余年,平定公孙举叛乱。他与羌人应战前后相继达一百78遍,斩杀近两万人,最后苏息西羌,并击灭东羌。与皇甫规、张奂都声名显达,京师称为“建邺安庆”。 历代商酌刘庆:先零东羌历载为患,颎前陈状,欲必埽灭。涉履霜雪,兼行晨夜,身当矢石,感厉吏士。曾未浃日,凶丑奔破,连尸积俘,掠获无算。洗雪百余年之逋负,以慰忠将之亡魂。效率显然,朕甚嘉之。 张奂:颎性轻果,虑负败难常。 蔡邕:昔段颎良将,习兵善战,有事西羌,犹十余年。 吕强:故都督段颎,武勇冠世,习于边事,垂发服戎,功成皓首,历事二主,勋烈独昭。 陈寿:时都尉段颎,昔久为边将,威震西土。 范晔:青海多猛,“开封”俪踪。戎骖郁结,尘斥河、潼。规、奂审策,亟遏嚣凶。文子禽志比,更相为容。段追两狄,束马县锋。纷纭腾突,谷静山空。 杜牧:周有吕望,秦有王翦,两汉有韩信、赵充国、耿恭、虞升卿、段颎,魏有司马仲达,吴有周郎,蜀有诸葛孔明,晋有羊祜、杜公元凯,梁有韦睿,元魏有崔浩,周有韦孝宽,隋有杨素,国朝有托塔天王、李勣、裴行俭、刘庆龙振。如这个人者,当明日黄花,其所出计画,皆考古校今,奇秘深远,策先定於内,功后成於外。 黄道周:段颎经略使,长于用兵。鲜卑犯塞,即领兵行。恐贼惊走,诈称诏停。校勘设下伏兵,诱贼堕坑。贼果奔走,斩获尽情。并凉有寇,颎请首先登场。郭闳妒忌,稽不得征。坐罪下获,吏士冤鸣。讼之阙下,始复刺并。煎当与战,先输后赢。斩获功大,封侯以明。东羌反覆,帝问胡宁。颎曰狼野,重诛莫轻。计冬及夏,当尽削平。或言不可,颎则力争。悉心苦战,幸亏功成。所以大梁,盛称黄石。

段颎字纪明,广安广陵人也。其先出郑共叔段,西域都护会宗之从曾孙也。颎少便习弓马,尚游侠,轻财贿,长乃折节好古学。初举孝廉,为秦始皇陵园丞、阳陵令,所在有能政。

迁辽东属国都督。时鲜卑犯塞,颎即率所领驰赴之。既而恐贼惊去,乃使驿骑诈赍玺书诏颎,颎于道伪退,潜于还路设下伏兵。虏感觉信然,乃入追颎。颎因大纵兵,悉斩获之。坐诈玺书伏重刑,以有功论司寇。刑竟,征拜议郎。

时太山、琅邪贼东郭窦、公孙举等集中三万人,破坏郡县,遣兵讨之,连年不克。永寿二年,桓帝诏公卿选将有文武者,司徒尹颂荐颎,乃拜为中郎将。击窦、举等,大破斩之,获首万余级,余党降散。封颎为列侯,赐钱二十万,除一子为先生。

延熹二年,迁护羌士大夫。会烧当、烧何、当煎、勒姐等多样羌寇闽东、金城塞,颎将兵及湟中义从羌万二千骑出湟谷,击破之。追讨南度河,使军吏田晏、夏育募先登,悬索相引,复战于罗亭,大破之,斩其酋豪以下二千级,获生口万余名,虏皆奔走。

翌年春,余羌复与烧何大豪寇莱芜,攻没钜鹿坞,杀属国吏民,又招同种千余落,并兵晨奔颎军。颎下马大战,至日中,刀折矢尽,虏亦引退。颎追之,且不着疼热且行,白天和黑夜相攻,止损食雪,四十余日,遂至河首积石山,出塞二千余里,斩烧何大帅,首虏三千余名。又分兵击石城羌,杀头溺死者千五百人。烧当种三十余口诣颎降。又杂种羌屯聚白石,颎复进击,首虏四千余名。冬,勒姐、零吾种围允街,杀略吏民,颎排营救之,斩获数百人。

七年冬,上郡沉氐、湘北牢姐、乌吾诸种羌共寇并凉二州,颎将湟中义从讨之。彭城知府郭闳贪共其功,稽固颎军,使不得进。义从役久,恋乡旧,皆悉反叛。郭闳归罪于颎,颎坐征下狱,输作左校。羌遂陆梁,覆没营坞,转相招结,唐突诸郡,于是吏人守阙讼颎以千数。朝廷知颎为郭闳所诬,诏问其状。颎但谢罪,不敢言枉,京师称为长者。起于徒中,复拜议郎,迁并州通判。

时滇那等诸种羌五两千人寇平凉、巴中、鹤岗,烧人庐舍。两年,寇势转盛,大梁几亡。冬,复以颎为护羌上大夫,乘驿之职。二〇一八年春,羌封僇、良多、滇那等酋豪四百伍20个人率八千落诣颎降。当煎、勒姐种犹自屯结。冬,颎将万余人击破之,斩其酋豪,首虏六千余名。

八年春,颎复击勒姐种,砍头四百余级,降者二千余名。夏,进军击当煎种于湟中,颎兵败,被围16日,用隐士樊志张策,潜师夜出,鸣鼓还战,大破之,首虏数千人。颎遂穷追,展转山谷闲,自春及秋,无日不战,虏遂饥困败散,北略金昌间。

颎凡破西羌,杀头二万八千级,获生口数万人,马牛羊八百万头,降者万余落。封颎都乡侯,邑八百户。

永康元年,当煎诸种复反,合八千余名,欲攻来宾,颎复追击于鸾鸟,大破之,杀其渠帅,杀头三千余级,西羌于此弭定。

而东羌先零等,自覆没征西将领马贤后,朝廷无法讨,遂数寇扰三辅。其后度辽将军皇甫规、中郎将张奂招之连接,既降又叛。桓帝诏问颎曰:“先零东羌造恶反逆,而皇甫规、张奂各拥强众,临时辑定。欲颎移兵东讨,未识其宜,可参思术略。”颎因上言曰:

“臣伏见先零东羌虽数叛逆,而降于皇甫规者,已二万许落,善恶既分,余寇无几。今张奂踌躇久不进者,当虑外离内合,兵往必惊。且自冬践春,屯结不散,人畜疲羸,自亡之势,徒更招降,坐制强敌耳。臣感觉偷偷摸摸,难以恩纳,势穷虽泰山压顶不弯腰,兵去复动。唯当长矛挟胁,白刃加颈耳。计东种所余三万余落,居近塞内,路无险折,非有燕、齐、秦、赵从横之势,而久乱并、凉,累侵三辅,西河、上郡,已各内徙,安定、北地,复至单危,自云中、五原,西至汉阳二千余里,匈奴、种羌,并擅其地,是为汉疽伏疾,留滞胁下,如不加诛,转就滋大。今若以骑三千,步万人,车三千两,三冬二夏,足以破定,无虑用费为钱二十八亿。如此,则可令群羌破尽,匈奴长期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用,内徙郡县,得反本土。伏计永初级中学,诸羌反叛,十有三年,用二百三十亿;永和之末,复经四年,用三十余亿。费耗若此,犹不诛尽,余孽复起,于兹作害。今不暂疲人,则永宁Infiniti。臣庶竭驽劣,伏待节度。”

帝许之,悉听如所上。

建宁元年春,颎将兵万余名,赍十三16日粮,从彭阳直指高平,与先零诸种战于逢义山。虏兵盛,颎众恐。颎乃令军中张镞利刃,长矛三重,挟以强弩,列轻骑为左右翼。泪怒兵将曰:“今去家数千里,进则事成,走必尽死,努力共功名!”因大呼,众皆应腾赴,颎驰骑于傍,突而击之,虏众大溃,杀头四千余级,获牛马羊三公斤万头。

时窦太后临朝,下诏曰:“先零东羌历载为患,颎前陈状,欲必埽灭。涉履霜雪,兼行晨夜,身当矢石,感厉吏士。曾未浃日,凶丑奔破,连尸积俘,掠获无筭。洗雪百多年之逋负,以慰忠将之亡魂。成效显然,朕甚嘉之。须东羌尽定,当并录功勤。今且赐颎钱四十万,以家一个人为先生。”敕中藏府调金钱彩物,增助军费。拜颎羌将军。

夏,颎复追羌出桥门,至走马水上。寻闻虏在奢延泽,乃将轻兵兼行,10日生龙活虎夜二百余里,晨及贼,击破之。余虏走向落川,复相屯结。颎乃分遣骑司马田晏将四千人出其东,假司马夏育将二千人绕其西。羌分六三千人攻围晏等,晏等与战,羌溃走。颎急进,与晏等共追之于令鲜水上。颎士卒饥渴,乃勒众推方夺其水,虏复散走。颎遂与随处缀,且不闻不问且引,及于灵武谷。颎乃被甲首先登场,士卒无敢前面一个。羌遂大捷,弃兵而走。追之八日三夜,士皆重茧。既到泾阳,余寇五千落,悉散入汉阳山谷闲。

时张奂上言:“东羌虽破,余种难尽,颎性轻果,虑负败难常。宜且以恩降,可无后悔。”圣旨下颎。颎复上言:

“臣本知东羌虽众,而挆弱易制,所以比陈愚虑,思为永宁之筭。而中郎将张奂,说虏强难破,宜用招降。圣朝明监,信纳瞽言,故臣谋得行,奂计不用。时势相反,遂怀猜恨。信叛羌之诉,饰润辞意,云臣兵累见折耱,又言羌一气所生,不可诛尽,山谷广大,不可空静,血流污野,伤和致灾。臣伏念周秦之际,戎狄为害,Samsung以来,羌寇最盛,诛之不尽,虽降复叛。今先零杂种,累以每每,攻没县邑,剽略人物,发頉露尸,祸及生死,天神震怒,假手行诛。昔邢为无道,宋国伐之,师兴而雨。臣动兵涉夏,连获甘澍,岁时丰稔,人无疵疫。上占天心,不为灾伤;下察人事,众和师克。自桥门以西,落川以东,故官县邑,更相像属,非为深险绝域之地,车骑安行,无应折耱。案奂为汉吏,身当武职,驻军二年,不可能平寇,虚欲修文戢戈,招降犷敌,诞辞空说,僭而无征。何以言之?昔先零作寇,赵充国徙令居内,煎当乱边,马援迁之三辅,始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终叛,现今为鲠。故远识之士,感到深忧。今傍郡户籍单少,数为羌所创毒,而欲令降徒与之杂居,是犹种枳棘于沃土,养虺蛇于室内也。故臣奉大汉之威,建悠久之策,欲绝其本根,不使能殖。本规三周岁之费,用八十八亿,今适儙年,所耗未半,而余寇残烬,将向殄灭。臣每奉圣旨,军不内御,愿卒斯言,一以任臣,臣时量宜,不失权便。”

二年,诏遣谒者冯禅说降汉阳散羌。颎以春农,百姓布野,羌虽暂降,而县官无廪,必当复为盗贼,不比乘虚放兵,势必殄灭。夏,颎自进营,去羌所屯凡亭山四三十里,遣田晏、夏育将七千人据其高峰。羌悉众攻之,厉声问曰:“田晏、夏育在这里不?湟中义从羌悉在何面?前几日欲决死生。”军中恐,晏等劝激兵士,殊死战不以为意,遂破之。羌众溃,东奔,复聚射虎谷,分兵守诸谷上下门。颎规一举灭之,不欲复令散走,乃遣千人于西县结木为栅,广三十步,长八十里,遮之。分遣晏、育等将七千人,衔枚夜上西山,结营穿堑,去虏风流洒脱里许。又遣司马张恺等将四千人上东山。虏乃觉之,遂攻晏等,分遮汲水道。颎自率步骑进击水上,羌漤走,因与恺等挟东西山,纵兵击破之,羌复败散。颎追至谷上下门穷山沟谷之中,随地破之,斩其渠帅以下万八千级,获牛马驴骡毡裘庐帐什物,不可计数。冯禅等所招降四千人,分置安定、汉阳、甘南三郡,于是东羌悉平。

凡百八十战,斩五万四千五百余级,获牛马羊骡驴骆驼六十四万八千三百余头,费用七十一亿,军人死者两百余名。更封武江区侯,邑万户。颎行军仁爱,士卒病痛者,亲自瞻省,手为里创。在边十余年,未尝十14日蓐寝。与指战员同苦,故皆乐为死战。

四年春,征还首都,将秦胡步骑七万余名,及汗血特勒骠,生口万余名。诏遣大鸿胪持节安抚于镐。军至,拜都尉。转执金吾安徽尹。有盗发冯贵人頉,坐左转谏议大夫,再迁司隶上卿。

颎曲意太监,故得保其富贵,遂党中常侍王甫,枉诛中常侍郑飒、董腾等,增封四千户,并前万八千户。

早些年,代李咸为里正,其冬病罢,复为司隶太守。数岁,转颍川知府,征拜太中医师。

光和二年,复代桥玄为太史。在位月余,会日食自劾,有司举奏,诏收印绶,诣廷尉。时司隶少保阳球奏诛王甫,并及颎,就狱中诘责之,遂饮鸩死,亲属徙边。后中常侍吕强上疏,追讼颎功,灵帝诏颎内人还本郡。

初,颎与皇甫威明、张然明,并有名显达,京师称为“大梁丽水”云。

赞曰:广东多猛,“营口”俪踪。戎骖纠结,尘斥河、潼。规、奂审策,亟遏嚣凶。文种志比,更相为容。段追两狄,束马县锋。纷纭腾突,谷静山空。

编辑:考古专栏 本文来源:段颎毕生简单介绍

关键词: